• 最初邂逅诗词,是从那首“远看山有色,静听水无声”的《画》开始的,那时就感到诗歌特有的凝练含蓄,特有的优雅动人。恍如在春之暮野邂逅那个眼波流转、顾盼生辉,令我黯然心动的江南女子。我一下子爱上了古典诗词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一路沉吟至今。

    常常在想,骨子里我是有诗人潜质的。不然,为何邂逅一首好的古诗词时,总会享受到那种由你心入我心的自在无碍,总会感受到那种心花摇曳的默契。一首好诗词,每每读到精彩处总忍不住扬眉动目,意态飞扬。读了大呼过瘾,是可以佐酒忍不住浮一大白的那种痛快。诗词中那种飞流而下的跌宕起伏,那种珠玉落银盘的清脆响亮对我而言简直就是一种莫大的享受。杨柳岸、行道旁,读到伤心处,他们哀伤的声音,又似一双无形的手,一刻不歇地揉搓我的心,让它始终褶皱,不得舒展。

    常常是,一池碧水、一榭春花、一陌杨柳、一窗月光,便让我沉醉其中。

    我承认,骨子里我是浸透了闲云野鹤浪漫理想的隐士。

    读着古典诗词,常恨不得潜身千年前,与阮籍刘伶并一醉,和着嵇康的《广陵散》,琴箫合奏,再共王衍卫蚧清谈,或者同潘岳赋词悼亡。恨不得退到魏晋,和陶渊明一起把酒临风,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恨不得踏鹤隐没于云间水际,放情于丘壑,纵意于林泉,泛舟于沧海。与钟子期、陶渊明、稽叔夜、林君复一起烹茶煮酒,落花围棋,无尽潇洒无限落寞。

    昙花飞落,一念千年。隔了千年,古典诗词依旧不断撩动着我的心弦。

    杏花烟雨的江南,陌上花开。我分明看到那女子自自若若徐徐而来,一如沾满了露水娇艳欲滴的花,美得让人心醉。这野有蔓草,相看两不厌的两个人呐。可曾停留,为那骚动的心停下来十指紧扣?可曾错过?因为犹疑忐忑的不确定与欲言又止的矜持,错过那转身就会飞走的爱情?

    蒹葭黄了,白霜已降,秋水已瘦,用尽一生气力守候,换来的,依旧是——伊人,宛在水中央。

    转身,就别再回头,不要让我的记忆里有你离开的身影,就让我的记忆永远定格在最初相遇的那一刻。思念是甜蜜的,回忆是痛苦的。就让我,在幸福的惆怅中,独自一人,受尽无尽甜蜜的折磨。

    仿佛看见,她倚门而立,蹙眉遥望的样子。她等待的那个人,应是像我这样沾衣不湿杏花雨似的温雅君子。倚门而立的温柔守候,只为心中那份蔷薇般绽放的柔软牵念。

    碧桃影深处,幽香初动时。我分明看到了三生石上的旧精魂;看到了抱月而来的莺莺、自荐枕席的巫山女神;看到了指水为誓的洛神宓妃……你们可都曾有过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的忐忑曼妙?黄仲则,你又在为谁风露立中宵?义山,多情如你,到如今,还只待孤灯幽窗、倚断栏杆,便盼得芭蕉夜雨么?

        只是,人间有情,造化却常弄人!是否执子之手,便能与子偕老?

    在东汉的杏缈水烟里,我看到刘兰芝和焦仲卿隐约的身影,徘徊的孔雀依旧不断徘徊……

    梁祝化蝶,蝶我没看见,只看到孤坟,及被后人美化的祝愿……

    你柔软光滑细腻的手,捧出黄封的酒,既然有缘无份,为何还要沈园相见?唐琬,你的钗头凤也始终衔不断一世离索愁绪。昨日情梦,今日痴怨。梦断香消四十年,沈园柳老不飞绵。伤心桥下春波绿,墨痕犹锁,锁不住的是放翁的幽怨……

    ……

    天若有情天亦老。倒不如,跟随陈子昂登幽州台,一发那 “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,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”的千古绝唱。

    倒不如,一叶扁舟泊岸,三杯两盏薄酒,衬着岸边几树烟柳摇曳,橹声入耳,醉酹江月。

     

    后记:上学期自己写的作业。原创。

     

  •  非原创!
    K线语言打天下,股海邀游我老大。 K线语言信号明,离场速度就它行。
    顶部如穿头破脚,遇到就快跑快跑。顶部如果吊颈线,肯定就是绞刑线。
    乌云盖顶狂风吹,乌云压城城欲摧。倾盆大雨太毒辣,下跌趋势人人怕。
    顶部升起螺旋桨,落地就要把你绑。双飞乌鸦空中叫,顶部转势不祥兆。
    三只乌鸦天上飞,高开低走个个黑。淡友反攻疲惫样,只能适宜来作空。
    顶部出射击之星,手中之筹码快清。平顶图形气数尽,迅速离场我自信。
    顶部之身怀六甲,涨跌之细辨真假。T.字线到达顶部,抛筹码不要计数。
    见到下跌转折线,细看图形似宝剑。遇到下降抵抗形,肯定阴线不见晴。
    低档盘旋藏杀机,麻痹大意坐滑梯。黄昏之星走到头,千万别做死多头。
    顶部出现塔形顶,空方肯定设陷阱。顶部出现假三阳,一定离场把它防。
    顶部看到搓揉线,赶快离场钱兑现。空方尖兵真是凶,下影试探求反攻。
    遇见下跌三连阴,肯定大跌箭穿心。一看下跌三颗星,别急仔细要辨清。
    涨势尽头线出现,就要下跌把你陷。降势三鹤落图上,三阳做客喜洋洋。
    上档盘旋藏杀机,时间过长会走低。顶部站着黑三兵,转向定要看得清。
    两个黑夹着一红,多方可能要走熊。顶部一见十字长,快快离场求安祥。
    徐缓下降逞英雄,再不离场钱袋松。下跌覆盖线一见,说明头部已出现。
    平底出现细观察,试探买入手不麻。曙光初现地平线,抢点筹码是理念。
    旭日东升放光芒,全仓买入就起航。好友反攻探底明,肩底呼应更见晴。
    底部现穿头破脚,又见买入机会来。底部见到锤头线,双底呼应又出现。
    来自网络,作者不详……